會員招募1000_80 (3)

精準扶貧,讓懸崖村孩子告別爬藤梯

2016-05-25 10:28   新京報 投搞 打印 收藏

0

時下,我們很難相信,在中國某處地方,孩子們上學還要冒着生命危險抓住藤梯爬上懸崖峭壁,上學放學的路途耗費數小時。然而,這正是四川大涼山地區真實存在的現實。

懸崖村面臨的最大問題,首先恐怕並非經濟發展,而是如何保障村民與小孩的生命安全。在這裏,安全就是最大的民生問題。

時下,我們很難相信,在中國某處地方,孩子們上學還要冒着生命危險抓住藤梯爬上懸崖峭壁,上學放學的路途耗費數小時。然而,這正是四川大涼山地區真實存在的現實。

據新京報記者報道,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昭覺縣支爾莫鄉阿土勒爾村,是一座名副其實的“懸崖村”,72户人家居住在這裏。

村裏通向外界,需要順着懸崖斷續攀爬17條藤梯,其中最接近村莊的幾乎垂直的兩條相連的藤梯長度約100米。而沒有藤梯的崖壁才是最危險的。但就是在這樣的條件下,懸崖村有15個6到15歲的孩子每兩週要通過這樣爬天梯的方式去上學。在這裏,安全與貧窮同樣是大問題,甚至是最大的問題。

截止到2015年底,中國的貧困人口還有5000多萬人。這最後的5000多萬貧困人口可以説是最“難啃的硬骨頭”。因為這些貧困人口所在的地區,往往因為地理環境惡劣、社會條件差等原因而難以通過簡單的方式實現脱貧。換句話説,這些地區的扶貧工作,需要更“私人定製”的模式來破解。而四川大涼山地區的“懸崖村”就是這樣的典型。

搞精準扶貧需要更加精確地解決貧困地區和人口所面臨的實際問題,也理應讓懸崖村的孩子上學不必再攀爬懸崖上的藤梯。

根據報道,解決懸崖村的貧困問題,當地也考慮過易地搬遷。易地搬遷某種程度上可以解決安全問題,但主要問題是易地則意味着失地,農民搬遷到城市附近後生計是一大難題。那麼修路呢?在當地政府看來,修建一條公路的成本太高。即使全盤考慮相鄰的同樣沒有通公路的三個村落,打通和外界連接的公路,大約需要五六千萬元,而且需要村民自籌50%資金。投入和產出極不相稱,地方政府不願意,村民也無力籌建。

在提倡精準扶貧的大背景之下,處於左右為難境地中的“懸崖村”是個典型案例。在這個案例中,所謂的精準,不僅在於如何根據當地實際情況實現脱貧目標,更在於如何清晰定位當地所面臨的首要問題,設置更加合理的脱貧路徑。

顯然,懸崖村面臨的最大問題,首先恐怕並非經濟發展,亦非脱貧目標,而是如何保障村民與小孩的生命安全。在這裏,安全就是最大的民生問題。

或許,從經濟效率角度上考慮,為住在懸崖上的村民修建索道,或為當地三個村落1420人投入五六千萬修建一條公路,投入與產出並不相稱。但問題在於,政府的責任並不僅僅侷限於經濟層面。社會層面上所擔負的責任,也是各級政府部門更應該正視的問題。當責任與經濟效益發生衝突時,責任應該是政府重要的衡量因素,而非經濟效益。

更何況,就當地而言,這兩者並非全然衝突,並非所有的經濟投入都無法產生經濟效益。懸崖村其實土地資源和氣候條件是很好的,致富不難。最近縣鄉幹部和旅遊扶貧幫扶單位密集調研,也外聘了地質學家楊勇,對旅遊和道路規劃進行科學評估,力求在保護好當地寶貴生態環境的前提下,制定道路開闢和旅遊開發,帶動當地脱貧。

精準扶貧需要對接貧困人口的精準需求,也需要因地制宜,制定個性化的開發扶貧方案。

而據最新消息,涼山彝族自治州州委書記林書成向新京報記者表示:經決定,州里先施工一條鋼筋結構梯道,解決羣眾出行安全問題,接下來馬上組織論證徹底解決方案。

希望懸崖村的孩子和村民有一個更好的未來。

  • 關鍵字
  • 責編:段冬蕾

  • 微博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