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招募1000_80 (3)

童伴計劃:為留守兒童找個“媽媽”

陳凱欣 王鑫昕 2016-05-10 10:15   中青在線 投搞 打印 收藏

0

位於四川省達州市通川區蒲家鎮樂雲村的這個“童伴之家”,是當地留守兒童的課外樂園,這裏有乾淨整潔的書架、排列整齊的棋盤以及木馬等玩具。在這裏,孩子們可以寫作業、下棋、讀書、玩遊戲。

“劉媽媽!”“劉媽媽!”

5月7日下午的一場大雨中,11歲的傑明(化名)和6歲的西西(化名)撐着一把大傘,一邊大聲叫喊着,一邊快步往“童伴之家”走去。他們是趁着週末去借書看的。

位於四川省達州市通川區蒲家鎮樂雲村的這個“童伴之家”,是當地留守兒童的課外樂園,這裏有乾淨整潔的書架、排列整齊的棋盤以及木馬等玩具。在這裏,孩子們可以寫作業、下棋、讀書、玩遊戲。

孩子們口中的“劉媽媽”,是負責這個“童伴之家”的“童伴媽媽”劉春華。她是兩個孩子的媽媽,也是樂雲村小學的教師,在得知“童伴計劃”後,她第一時間報了名。

2015年10月,團四川省委聯合中國扶貧基金會、中國公益研究院在四川10個縣的100個村啓動“童伴計劃”。和過去專注於硬件建設的留守兒童關愛項目相比,這項試點工作的一個重要特點是,專職社工“童伴媽媽”負責“童伴之家”的日常運作和活動開展。

10多年前,劉春華也曾像很多人一樣外出打工,把10個月大的女兒託付給孩子的姑姑撫養。孩子6歲那年,她回到家時,孩子的性格、脾氣已經讓她感到“十分陌生”了。她為那段經歷感到後悔,也為自己後來不再外出打工的決定感到欣慰。

團通川區委書記唐輝説,在得知“童伴媽媽”這一職位時,村裏的很多婦女積極報名,表示願意為孩子多做點事。經過去年年底的面試、考核、培訓,通川區有10名“童伴媽媽”於今年1月正式上崗,劉春華便是其中一位。

“我們村還有那麼多的留守兒童,我擔心他們也因為感受不到父母的陪伴,而不懂得什麼是愛與珍惜,所以我作了‘童伴媽媽’。”劉春華説。

一開始,“童伴計劃”開展的活動並不是想象中的那般舒心。劉春華説,留守的經歷讓孩子們很難在短時間內信賴別人。他們對於“童伴媽媽”也有一段適應期。現在,孩子們都稱呼她為“劉媽媽”了。對於有困難、病殘的孩子,她每個月安排兩次家訪,並用圖片和日記記錄他們的生活狀況。

按照“童伴計劃”的要求,“童伴媽媽”的職責有4項:建立兒童檔案,動態管理;甄別兒童需求,協助解決;定期進行家訪,關愛陪伴;管理“童伴之家”,開展活動。

“童伴計劃”預計在3年內投入1500萬元,其中社會資金1000萬元,因此有人總結該項目為“公益PPP”模式。

項目開展半年來,“童伴計劃”共完成3萬多名兒童的入户走訪,其中47%是留守兒童。項目還分類識別了孤兒、病殘、留守兒童、服刑人員子女、精準扶貧户等特殊困難羣體,為下一步留守兒童福利檔案和定製服務打下了基礎。

考慮到生活和工作的便利,“童伴媽媽”大都為本村的女性,這樣她們既可以把自己的孩子帶在身邊,還能充分發揮“本土”優勢。

5月7日這天,在蒲家鎮畫眉村的“童伴之家”,“童伴媽媽”趙春來的女兒楊遠航和其他孩子一起坐在小板凳上用蠟筆給剛描好的畫着色。這個9歲的小姑娘説:“我媽媽做‘童伴媽媽’可以幫助到更多的人,我願意和他們一起分享媽媽的愛。”

談及留守兒童最缺的東西,劉春華毫不猶豫地説了兩個字:母愛。她平時會和孩子的父母經常聯繫,把孩子的情況及時回饋給父母,有時她還用自己的手機讓孩子們和遠方的父母視頻聊天。

項目實施半年來,“童伴計劃”已經形成了“一個人、一個家、一套工作體系”的實施模式,即一個“童伴之家”、一個“童伴媽媽”、一套留守兒童需求收集和服務反饋機制和政府、學校、羣團、社會的資源整合機制。

“童伴媽媽”經過培訓後正式上崗,工作時間是3年。劉春華説:“如果讓我一直做下去,我十分願意,因為能做的、需要做的還有很多很多。”


  • 微博推薦